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学生校园- 我吃了学妹
我吃了学妹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任我鲁精品在线视频_任我爽橹在线视频精品_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

地址发布页:

"咳,好无聊的一上午。"我端着饭盒坐到操场旁边的一棵大树下

望着操场上几个打球的学妹,我不禁想起了雪儿。一想到今天晚上。。。。。我
的肉棒不听指挥的竖了起来。

正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猛然被一双小手矇住了眼睛。

"雪儿?"我出口而出。

"哼,再猜猜。嘻嘻。"一声娇笑传入我的耳朵。

这个小跟屁虫,我心里骂到。小枚是我的同班同学,人长的也挺漂亮,大大的眼
睛,翘翘的小鼻子,总是微微笑着的小嘴,一
头短髮。可就是太疯了,就因为有次下雨我送她回了一次家,自此天天围着我
转。不过我心里到是也挺喜欢这个疯丫头的。

"小满?"我故意说错。

"不对。呵呵。"小枚忙到。

"茜茜?"呵呵,我还是不说。

"错了!哼。"小枚骂到。
"丽儿?"我就是不说,看她怎幺样。

"哇,学长真是没良心。都猜不到人家。不理你了。"小枚愤愤的说道。

眼前一片光明,我扭头一看。小枚转身要走。连忙一把抓住。

"小枚,别走呀。"我说。

"嘻嘻,我就知道学长早就知道是小枚了,是不是呀。"小枚忙转过身来对我笑
到。

嘿,又被这小妮子骗了。

"学长心里还是有小枚的是不是呀?学长?"小枚蹲下身子撒娇的说。真是一点女
孩样都没有,我的眼睛不禁叮在她那走光的内裤上
。红色的三角裤鬆鬆挎挎的包裹着少女的私出,内裤边缘裂开了不少,能看到小
半边光秃秃的丘陵。肥厚的阴唇上面青青的,
没有一根毛。哇,这丫头不是白虎就是自己把她刮了。惊鸿一瞥的瞬间,我的肉
棒又涨大了一圈。

"学长?啊。"小枚察觉到自己叉开双腿的蹲在我跟前,就想平常尿尿的姿势。羞
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连忙把裙裾往两腿间一
夹。

"小枚,找我干吗?"我连忙扭过头。叉开话题。

"人家想你,来看看嘛。"小枚蚊子一样的声音回答到。

"是吗?"我转过身来,望着她。一张小脸憋的通红,全没有往日的刁蛮样子,低
着头,双手有意无意的拔着地上的小草。小嘴
抿成一条直线,好像在等待我最后的判决一样。

我心中一蕩,蛮可爱的嘛,平常干吗老是疯疯颠颠的。我伸嘴慢慢靠近她的嫩
脸,想一亲芳泽之既。。。

"哇。。"小枚尖叫了一声。

"怎幺了?"我吓了一跳。明明还没亲到,穷叫唤什幺?

"学长怎幺就吃这个呀。"小枚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瞪着我刚吃了一口的饭菜。

"怎幺了?"我看了看饭盒里的东西。

"食堂的饭菜怎幺能吃呢。一点营养都没有。"小枚嘟囔着。

"呵呵,不吃?总比饿死好吧。"我心里骂到,真是大惊小怪,整个一个破坏情
绪。

"来,学长,跟我来。。。来麻。"小枚拉着我的手,强把我从草地上拉起来。

我跟着小枚回到教室。屋里空蕩蕩一个鬼影也没有。

"喂,来着干吗?屋里这幺热。"我生气到。

"给,学长。这份我都没吃呢,今天不想吃东西。"小枚打科桌里拿出一个饭盒递
到我面前。

"还挺丰盛。"我看着香喷喷的饭菜口水直咽。不过我怎幺能吃女生的东西。

"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我说。

"不好吗?"小枚诧异的说道。

"好是好,不过我不能吃。"我摇摇头。

"学长,你就吃吧,是小枚做的。"小枚央求到。

"我说不吃就不吃,别烦我了。"我倔强的说到,扭身準备走出去。

"我就知道,学长嫌弃人家。人家是没有茜茜漂亮,没有小满那幺温柔,没有丽
儿那幺多才多艺,我就知道。连人家的好意都不
肯领情。"我回头见小枚低下头,好像很委屈。大滴的眼泪掉下来,直落在饭盒
里。

我心里一阵过意不去,真是的,怎幺了,心里不是也挺喜欢她的吗?干吗跟人家
过不去呢?我暗暗骂了自己一通。

"别哭了,小枚,要是再哭,就成泡饭了,我还怎幺吃呢?"我连忙安慰她。

小枚擡起头,被我说的破涕为笑。撅着小嘴说:"不给你吃了,除非你承认心里
有人家。"

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吃还不行吗?"我伸手要去拿饭盒。

"不成,学长心里要是没有人家,就不给你吃。"小枚把饭盒藏在身后。

"我怕你了,我心里怎幺能没有小枚呢?怎幺能不知道小枚对我好呢?快给我
吧,我都饿死了。"我上前一步,双手越
过小枚,去抢她的饭盒。胸前不时的被小枚软软的乳房所碰触,感觉真是美妙极
了。真希望小枚一直不肯给我。

"真的吗?学长可不能骗人家。"小枚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幽幽的说。

"当然了。我怎幺能骗你呢。小枚一直在我心里呀。"我扳过小枚的肩头,扬起她
的脸,帮她擦乾脸上的泪痕。小枚一
双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我,我禁不住再次低头去吻她。

"啊。"小枚忙一低头又叫起来。

"咳,这回又怎幺了?"我问她。

"饭都凉了,快吃吧。"小枚从身后拿出饭盒。

这小丫头也知道害臊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拿着饭盒坐到椅子上,津津
有味的吃起来。还真饿了。小枚居
然骑在我桌子前面的椅子上,一瞬不瞬的盯着我吃饭。

"好吃幺?多吃点,学长要是喜欢,明天小枚再多做些。"小枚喜孜孜的说。

我只好猛点头,吱吱呜呜回答。

"呀,掉了就别要了。"小枚看到我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菜忙到。

我弯下腰偷偷的向前一瞥,终于又让我看见了。哈哈,小枚批开的两条雪白的大
腿就在我眼前,鲜红的小三角裤根本
当不住微微隆起的阴唇。羞涩的青苹果一般的耻丘露出小半,随着小枚的呼吸微
微蠕动。

怕她发觉,我连忙坐起身。肉棒在裤裆中早已按捺不住了。

"掉在地上脏了,丢了吧。"小枚关切的说。

"丢掉多可惜呀,小枚对我的一片心呀。咳。"我调侃到。
"哎呀,只要学长记得小枚就够了。"小枚听了乐得像花儿一样甜。顺手打掉了我
拣起来的菜。

猛然发觉腿上什幺东西在爬。低头一看原来是只甲克虫,呵呵,小枚最怕这玩意
了。我得想想怎幺整她一下。

"怎幺了?"小枚见我笑的有些怪怪的,问到。

"没什幺。我再想,我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你这样能烧好菜的。"我笑到。

"讨厌了,学长拿人家开玩笑。"小枚骂在嘴上笑在心里。

我伸出左手抓住甲克虫,用拇指食指夹住。从桌下往对面的小枚弹去。

我正纳闷小枚怎幺没有反应的时候,忽见小枚很不好意思的低头偷偷的往下看。

哈哈,一定是上了身了。

"呀!"一声尖叫,小枚猛的站起身来。两只手抓着裙子,撩在腰上,整个下身展
现在我眼前。只见那只甲克虫正在她内
裤上面慢慢的爬着,马上就要顺着边缘钻进去了。

小枚吓的浑身发颤。紧闭着双眼。

"学长,快,快帮我把它赶走。"小枚战战兢兢的说。

哇,真是天助我也。我望着那颤巍巍的裸露在外迷人地带,只觉得脑袋嗡的一
下,一根肉棒涨的无法忍受。

"好的,你别动。"我伸手抓向那里。

"学长,不要看吶,人家好难为情呀。"小枚小声说。

"好的,不过可能要慢点了。"我望着小枚紧闭的双眼骗到。

我将上身爬在桌上,凑进小枚的下身。那只虫子似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我装做
闭着眼睛吓摸的样子,身手向小枚的裤裆
摸去。手指第一下碰到了她的腿根,细滑的皮肤感觉象绸缎一样。

"啊,学长不要乱摸呀。"小枚轻微的抖动了一下。

"小枚,闭着眼,不好办呀。要不我睁开眼睛?"我忍住笑说。

"别,别看,人家会害羞的。"小枚通红着脸说。

我的手在鼠溪处摩擦了几下,慢慢的往上,透过内裤可以感觉小枚温暖的小腹。
微微圆润的腹部,在我的抚摩下有
些发抖。我的手指缓慢的向中间移去,故意躲开那懒洋洋的虫子,跃上了小丘,
各着布料也可以感觉出一道裂缝在我手指下面
延伸。

"嗯,学长,还没有抓到虫子吗?"小枚的呼吸有些短促。

我用手指来回的摩擦着那陷落的鸿沟,内裤随着我的手指一上一下,不时从边缘
闪露出迷人的景色。

我用手指轻轻的推动虫子,慢慢的把他感到内裤边缘,然后悄悄的挑起一角。看
着虫子慢慢的爬到了三角裤的里面。

"啊。进去了,它爬。。。爬。。。到里面去里。啊。学长,快帮我呀。"小枚都
快哭出来了。

"好的。"我答到。乘机将她的内裤将旁边一拉,哇。我力马惊呆了。红润的小缝
紧紧的闭在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
粉红色的小阴唇偷偷的露出一点边缘。摸上带点青茬的私处显然是她自己刮的体
毛。小枚的身体兴奋的微微颤抖着,一丝晶亮
的液体随着不断的抚摩从阴唇下面的交汇出缓慢的透出来,拉出长长的一条坠在
两腿之间,随微风轻轻的晃动着。

"啊;呀,啊;"我的手指上下扫过,小缝中间早已湿透了,半张半合的显出那迷
人的洞口。我装做无意的胡乱摸索着
,食指轻轻的滑过圆圆的泛着粉红颜色的洞口。小枚的身子猛的一震,小洞紧跟
着收缩,再次挤出一滩水来。小枚怕我听见似的
轻声的呻吟着,完全忘掉了那个该死的虫子,陶醉在我的手指带来的兴奋中。

"不要拉,学长,人家好辛苦。"小枚喃呢着。我手指慢慢的找寻着小巧的花蕾,
一颗小豆豆在曲张的阴唇顶部伸出头来
。那个虫子正在附近徘徊。手指碰到花蕾的一剎那,从小枚的嘴里传来激动的咿
呀声。手指随即被流淌出来的淫水弄了个透湿,
小洞口一张一张的吐着口水,顺着我的手背流淌下来。视觉、触觉的刺激几乎使
我喷射出来,肉棒激动的跳了好几下。

听到远出传来走路的声音,我连忙从那湿润的缝隙上面狠狠的滑过,将虫子捉在
手中。顺手将小枚的内裤拉正。

"好了,小枚,我捉到了。"我说道。

"啊。"小枚好像深深的换了口气,放下裙子睁开眼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羞涩
的低着头。

"小枚好漂亮。我好喜欢。"我顺势在她娇嫩的脸上猛的吻了一口。

"小枚也好喜欢。。。好喜欢学长。"小枚声音小的不能再小的说。

"学长刚才没有闭上眼睛吧,是不是一直盯着小枚看呀?"小枚突然擡起头,像是
鼓足了勇气似的说道。看着她那大胆
的样子,火辣辣的眼睛。这突然的问题杀了我一个不知所措。嘿嘿,这个小妮
子。

"啊,我什幺也没看见。就是奇怪这些水是哪里来的。"我将沾着小枚爱液的手指
举到她面前。

"讨厌拉,学长好坏。你明知到还要问人家。"小枚被我有力的反击羞得连忙捂着
脸向门口跑去。

"好好吃的,小枚好吃啊"我大声说到。

小枚听到我这幺说更是无地自容,跑出教室。却有在门口回头冲我做了鬼脸,随
即红着脸跑出去。我望着小枚的身影
,心里一股说不出的爱意涌上来。一时间小枚化做雪儿,雪儿有化做小枚,不是
还有姐姐的倩影,让我感觉无限的温柔。 五.吃不着的葡萄 藉着街上昏暗的灯光,能够看到姐姐远去的背影。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我按捺不
住兴奋的心情悄悄走向妹妹的房间。

推开一条门缝,我侧着头向里张望。雪儿伏在桌子上不知写着什幺,从背面看去
灯光在雪儿身上镶了一圈金色的光环。扎起的小
辫垂在肩上,紫色的套头裳短及腰部,露出雪儿纤细的腰肢。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妹妹身后,她决然没有发现。我慢慢的低下头,少女的髮香使
我陶醉。微微有些汗珠散落在雪白的颈子上,随
着雪儿的呼吸慢慢流淌着。我的视线越过妹妹的肩膀,落在桌上。妹妹好像是在
写日记,一副出神的样子。钢笔在纸上走走停停
,只见妹妹写到:

今天使我一生难忘,只因为哥哥。我真的好高兴!感谢清晨的太阳。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原因,一想到哥哥的棒棒下面就湿湿的一片。我是不是变坏
了呢?咳,明知到和哥哥。。。。可是心里好喜
欢哥哥呀。早上见到哥哥的棒棒那幺大那幺硬,两腿都软软的,幸亏哥哥不知道
我的小裤裤湿透的事。要不然真是羞死人了。不
过哥哥也真是好坏,居然是在装睡,害得我都哭出来了。喜欢自己的哥哥到底有
没有错呢?要是被姐姐发现可怎幺办啊。可是
怎幺也忘不了哥哥的肉棒在我手中射精的样子,真的好像舔一舔。那粗粗的棒棒
真的好烫手,红红的头大大的,真想再握一下
。惨了下面又湿了,都快没有内裤换了。就在哥哥射出来后我又躲在卫生间里自
慰了,实在是忍不住了,下面好痒的。要是哥
哥的棒棒能插进来该多好呀。

怎幺办呢,变的这幺坏了。哥哥不会不喜欢我了吧?真的好怕。哥哥说晚上来疼
我,怎幺还不来呢?真的好紧张,不行我的快
去换内衣了,不能让哥哥发现。明天再写吧,哥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的好雪儿。"我在雪儿耳边轻轻的说。

"呀。"雪儿吓的连忙把日记本合上。

"哥,你好坏呀。偷看人家写日记。羞死人了。"雪儿趴在桌上不敢擡起头来了。

"好妹妹,哥可什幺也没看到啊。什幺小裤裤湿了呀,什幺好好粗呀。。我通通
没有看见。"我笑到。

"啊。"雪儿一听几乎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哥,你再笑人家,我不理你了。"

"好好,乖,来让哥哥抱抱。"我扶雪儿站了起来。

"哥,人家真的喜欢你嘛。还要笑我。"雪儿嘟着小嘴说。

"好了,哥也是。来让哥看看是不是真的湿了?"我说完一把将雪儿抱到桌子上,
低头要去看雪儿的私处。

"啊,不要啦。"雪儿急忙用手摀住。

"来嘛,让哥看看。你都看过哥的了。"我急到。

"不嘛,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雪儿才让你看,好不好。好不好嘛。"雪儿双手捂
住下身坐在桌子上面扭动着身体冲我撒娇到。

望着雪儿千娇百媚的样子,我只好答应。

"嘻嘻,好啦。哥要答应我今天晚上我说怎样就怎样,不然就不理你了。"雪儿睁
着大眼睛挑逗性的看着我。

"咳,好吧。居然上来就剥夺了我的兵权。"我苦着脸说。

"嘻嘻,好。现在你往后退。人家怕羞嘛。"雪儿鼓足了勇气下了第一道命令。

"哥真的要看妹妹湿湿的小裤裤嘛?"雪儿涨红着脸望着我说,眼里满是羞涩。

"想。"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可不要笑人家。"雪儿将身子往后挪了挪,两只小脚甩掉鞋子分开双腿支在桌子
上面。檯灯的光亮正好照在白色的三角裤上。雪
儿将裙裾咬在嘴里,以便我看的更清楚一些。三角裤紧紧的绷在少女的禁地,紧
张的汗水早就将薄薄的布料弄湿了。中间的褶皱
正好陷在美丽的肉缝中,被雪儿分泌的露水浸透了圆圆的一小片。隐约可以看见
透过来的粉红的阴唇。

"呀,原来这样好丢人。啊,雪儿是不是很坏呀。"雪儿睁开眼睛幽幽的说。

"雪儿不坏,雪儿是好女孩,雪儿好漂亮。雪儿那里真的好湿呀。"我忍不住解开
裤带,掏出肉棒上下套起来。

雪儿瞥见我的肉棒私处的肌肉猛的收缩了好几下,那滩水泽慢慢的扩大了。一只
手滑过小腹停留在缝隙处不住的抚摩着,羞涩的
眼神不时瞄向我的下身。

"啊,哥,妹妹变的好坏呀,为什幺一见哥哥的棒棒就越来越湿呢。"雪儿红着脸
问到。

"雪儿,女孩家都这样的,见了喜欢的人的肉棒那里就会流出水来的。"我兴奋的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了。

"哥,要不要妹妹把裤裤脱掉呀?"雪儿挑逗的说,一双美目向我望来。

"让哥哥这样看着,雪儿觉得好兴奋。只要哥哥喜欢,身子对哥哥来说怎幺看都
行。妹妹什幺都不顾了,妹妹让哥哥看个够。"
雪儿绯红着小脸,激动的说。
"啊,雪儿。哥哥好高兴,好喜欢雪儿的身子,好像看妹妹的小穴穴。"我挺着大
鸡巴沖雪儿晃了晃。

雪儿翘起两腿,慢慢的褪下内裤。诱人的处女禁区赫然呈现在面前。光滑的小腹
平坦的向下延伸汇拢在两条大腿中间,柔弱稀
松的阴毛卷卷的分布在山丘上。一道嫩红色的沟缝裂开在两片大阴唇中间,稀沥
沥的挂着一些明亮的液体。我强忍住冲过去的
念头,龟头流出了少许黏液。

"好看吗?哥?"雪儿轻轻的问。

"雪儿,好美啊。哥快受不了。"我喘着粗气,恨不能一口将妹妹含在嘴里。

"嘻嘻,真的吗?要不要妹妹脱下来的裤裤啊?"雪儿手里摇晃着那条三角裤。

"我早就知道哥哥拿人家的裤裤。。。。。不说了,羞人。"雪儿一把将内裤抛了
过来。在桌子上扭动着小屁股,风情万钟。

"啊。"我接过雪儿的三角裤,小小的一片部带着妹妹的体温。汗水和妹妹的体液
已经将它弄的潮湿了。我把三角裤凑到脸上,摩
擦着面颊。雪儿脸上飞霞再现,送来一个甜甜的微笑。

"啊,雪儿还没洗澡呢。不要闻了,哥。"雪儿慌忙说道。

"不怕,雪儿的裤裤带着雪儿的体香才是最好的,香香的湿湿的。雪儿,我想摸
摸你好吗?"我禁不住问。

"不要,今天说好都听我的。"雪儿娇笑到,身体侧躺在桌上。一条腿曲起,小腹
向我这边挺起。手指在私处抚摩着,不时传来
低低的呻吟声音。看的我心头浪起,一根肉棒硬得发疼。

雪儿伸出中指轻轻的在肉缝中间来回蹭触,花瓣似的阴唇微微的张开了少许。粉
红的阴道口夹在两边山丘中间时隐时现,透明
的精水随着雪儿私处的颤抖在穴口处涌动。纤纤的手指慢慢的拨开小缝,一颗小
豆豆暗藏在迷人的丘陵下。每一下碰触都使得雪
儿发出呻吟声。小溪涓涓的流淌着,缓缓的顺着洞口由会阴滚落下来,打湿了那
紧闭的菊花蕾。

"啊。。。啊。。。呀。。。。。啊。。。。。哥哥,雪儿觉得好兴奋啊,给哥
哥看到雪儿自慰的样子,妹妹觉得好兴奋啊。
哥哥,是不是雪儿变的很淫蕩了。啊,雪儿学坏了,雪儿真是不害羞。竟然在哥
哥面前自慰。。。啊。。"雪儿瞇着一双眼睛
喃喃的说。

"哥,要不要雪儿帮你呀?"雪儿看到我涨的发紫的肉棒细声的问到。

"呕。雪儿,哥当然想了。来,我的雪儿。"我握着肉棒慢慢的走过去。

雪儿从桌上跳下来。顺手脱到了上衣,一对俏丽的乳房弹了出来。白皙的皮肤衬
托出两颗红润的乳头,淡粉色的乳晕圆圆的拖
着那早已挺立起的小葡萄。

"哥,你躺在床上,不要动啊。"雪儿顽皮的笑着。

我乖乖的平躺在床上,大鸡巴挺起来冲着慢慢靠近的妹妹致敬。

"小弟弟乖,雪儿摸摸看,有没有长大呀?"雪儿跪在床边,用手握住我的命根,
打趣到。

"呕,雪儿。。。"感觉温暖的小手在我的肉棒上抚摩,兴奋的我快要爆炸了。

"好大啊,让雪儿好好的疼爱你吧。"雪儿用手慢慢的套弄起来,不时的在我的睪
丸上轻轻的捏弄两下,另一只手伸在自己的胯
下掏动着。

"啊,哥,你的小弟弟舒服吗?雪儿好喜欢小弟弟呀。"雪儿呼吸有些急促,胯间
的手不停的摇动,清晰的传来啪叽啪叽的声音


"啊,好舒服,雪儿弄的哥好舒服,啊。。。。雪儿我快要出来了。"我被雪儿弄
得浑身发热。

"啊。。怎幺。。。会出声音呢,呀。。。。。好难为情呀。啊啊。。。。。不
过我真。。。。啊。。。。的不想停呀,呀。
。。。呀。。。。。。我要跟哥哥一块出来了。。。。啊。。。。。。。"雪儿
一阵抖动,身子僵直在那里,一股淫水沿着大腿淌
下来,地上湿了一滩。

"呕,呕。。。。。。雪儿,哥也出来了,啊。。。。好雪儿。。。。。。。。
啊。"我感到龟头一阵麻酥,马眼一鬆一道乳白
色的精液喷了出来。

从仙境中回来时,竟然发现妹妹扶在床沿上抽泣。我慌了手脚,不知道怎幺了。

"雪儿,怎幺了。都怪我不好,我不好。对不起,雪儿。别哭了,好雪儿。"我翻
身下来,将雪儿抱上床。

"哥,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是雪儿不好,雪儿变的好坏,雪儿变的好淫蕩。"
妹妹趴在我身上哭到。

"雪儿,不怪你。雪儿一点也不坏,雪儿只对我好,怎幺能算淫蕩呢?哥哥喜欢
的紧。"我安慰到。

"真的吗?哥哥,雪儿以后要做个好女孩,只是哥哥面前雪儿就控製不了自己,
雪儿在哥哥面前会变的好坏。"雪儿说。

"哥哥喜欢雪儿这样,雪儿在哥哥面前不管做什幺都不过分。因为做什幺哥哥都
喜欢。以后雪儿在外面还是做好女孩,在哥哥
面前就做个坏女孩吧"我答到。

"可以吗?哥哥真的不怪雪儿?"雪儿停止哭泣擡头看着我。

"不怪,我的傻妹妹。"我低头深深的吻在雪儿的唇上。

"哥,人家要去洗洗了,脏死了。"雪儿无意间摸到大腿上流下的爱液,羞到。

"哥和你一块洗好不好?"我趁机问到。

"讨厌,不成,今天雪儿说了才算。"雪儿嘻嘻一笑站起身。

"呀,过了12点了,该哥哥说了算了。"我看了一下闹钟。

"啊。不成。"雪儿笑着向后一跳。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